百度老了?灵魂摆渡人李彦宏也老了

孙海亮 2020-01-23 21:05

编者按: 本文来源于花边科技,作者李宇涵,创业邦经授权转载。

1991年的圣诞节,李彦宏带着他的梦想飞往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读书。

1996年4月,李彦宏想到了如何解决搜索引擎的作弊问题。那时的他想到了在北大所学的科技论文索引——科学论文通过索引被引用次数的多少来确定一篇论文的好坏,超链接就是对页面的引用。

因此,他萌生了做搜索引擎的想法。

1997年的那个夏天,年薪已达八万美金的他遇到了InfoseekCTO威廉·张。当着雅虎、微软的面,他向威廉·张展示ranklink.com的性能,输入chinatimes,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中国时报的网站,再搜IBM,IBM官方网站排在第一。

在当时,没有任何一个搜索引擎能够做得到。

同年,受威廉·张之邀,李彦宏离开了华尔街来到了硅谷,加入Infoseek出任主任工程师一职,并主持开发INFOSEEK第二代搜索引擎。

也是在这一年,李彦宏通过太太马东敏结识了徐勇。

1998年4月,李彦宏不负众望,领导完成了INFOSEEK第二代搜索引擎,成为了第一个使用超链分析的主流搜索引擎。

彼时的INFOSEEK已收录了6400万网页,在业内也有着相当不错的口碑。但是,由于无法承受持续亏损的现状,1998年6月18日,INFOSEEK被迪士尼收购,同年9月INFOSEEK改名为go.com。

迪士尼的收购让李彦宏一跃成为了百万富翁,但是他不想再去其他的公司,不想命运再被别人掌握,于是他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。

李彦宏在美国的那八年,中国的互联网其实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因此,自1995年起,李彦宏虽身在美国,但他每年都会回国考察寻找市场机遇,伺机重返国内市场。

1999年11月,在斯坦福大学《走进硅谷》的首映式中,李彦宏约到了徐勇,并向其提出两个选项:

1、帮我筹钱,给你1%的提成;2、一起创业,我三你一分配股份。

清楚李彦宏能力的徐勇果断的选择了后者。

就在这一年,同样是圣诞节,李彦宏告别了豪车、别墅还有道琼斯的股票期权,带着振兴国内互联网的满腔热血和其在搜索引擎技术上的实力,登上了回国的飞机,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北京大学。

海龟李彦宏正式开启了创业之路。

在美国,李彦宏住别墅,在北京,他与徐勇挤在一间被打资源宾馆客房;在INFOSEEK,李彦宏时间充裕生活轻松,在百度,他有了第一根白发。

2000年的第一天,李彦宏、徐勇在中关村安营扎寨,找来5个程序员,仅用四个月的时间做出了一个搜索引擎。

彼时,国内网民不过百万,用户的搜索习惯还未形成,再加上Google、雅虎的疯狂扩张,李彦宏若想有所作为,唯有避其锋芒、避实击虚。因此,早年的百度,就选择以企业为服务对象。

同年五月,百度以每年8万美元的服务费,卖出了第一套搜索服务,其买主就是硅谷动力。四个月后,在百度第一个投资商IntegrityPartners的推荐下,德丰杰联合IDG向百度投资1000万美元,这为百度注入了一支的强心剂。

次年,新浪、搜狐等国内主流网站,也陆续开始使用百度搜索引擎。也正是借着王进东、张朝阳等互联网大佬的流量,李彦宏很快找到了突破点,在Google、雅虎的势力下,迅速占领了中国80%的网站搜索技术服务市场。

但是,好运并没有持续太久。2000-2001年间,互联网业界迎来了第一次「泡沫」、「崩盘」。无数网站关闭、无数域名成为了「死链接」。

彼时,在国内,网易的股票从30多美元跌倒了不足一美元;在国外,随着巨额亏损的加剧,2001年底迪士尼关闭了www.go.co。

互联网寒冬正式降临,不满足现状久已的李彦宏决定转型。

2001年初,互联网寒冬的气息仍未消散,迫于大环境的压力,李彦宏将目光锁定在了「广告竞价排名」上。

在李彦宏看来,单纯的买搜索技术,即使买的再好还是难以盈利。当Overture在美国已经被证明成功后,李彦宏决定放弃「出卖搜索技术」的模式,转而自己运营搜索引擎,靠着竞价排名广告盈利。

但是,这一大胆的设想与百度目前的商业模式大相径庭,因此引来了董事会成员的集体反对。

反对并非全然没有原因的,对于当时的中国而言,不仅大多数广告客户不明白什么是竞价排名,就连百度销售也无法说出个所以然。

同年八月,决定百度命运的视频电话会议在深圳办公室召开。尽管李彦宏慷慨激昂的说了两个多小时,仍没有改变董事们的坚决:我们的投资可不是为了让你做这个的。

不改变只有死路一条,李彦宏拿出了辩论会的气势,我他妈的不做了,大家也都别做了,把公司关闭了拉倒!最后,他将手机重重的摔向桌面。

几乎在场的所有人,都没有想到向来温文尔雅、内敛沉稳的Robin会变得如此的激动。也正是这一摔,百度的转型方案正式被提上了正轨。

随着资本助力的推动下,经过多重洗牌的互联网领域,逐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。百度、阿里和腾讯,他们分别占据着搜索、电商和社交,这三个互联网公认肥沃的地带。

三分天下的局面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的野心,统一天下成为了他们的下一个目标。

搜索起家的百度做起了有啊(电商)、贴吧(社交);社交起家的腾讯做起了搜搜(搜索)、拍拍网(电商);电商起家的阿里屏蔽了百度、做起了旺旺(社交)。

但天不遂人愿,有啊被迫停止运营,贴吧最终转型失败。李彦宏开始有了新想法:搜索、广告,百度难道只能靠这两点才能产生营收?

2002年初,在百度决定做搜索引擎后,与Google间正面交锋,在所难免。

为了迎战Google,李彦宏决定先放下公司的管理,做起项目经理亲自管开发。彼时,百度内部对于迎战Google的信心严重不足。

很多人认为,美国出身Google,钱比百度多、实力也比百度强,无论怎么想,百度都没有足够实力与Google正面刚,同时,但也有人骄傲认为「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」。

两个极端思想的撞击,造成了百度「细节执行上没那么细,宏观上也没什么信心」的尴尬局面。

紧接着,百度开启了针对Google的闪电计划:日下载数据库内容比Google多30%,页面反应速度和Google一样快,内容更新频率全面超过Google。

同年十二月,闪电计划完成。越来越多的人主动删掉Google的链接,开始用起来百度。这让所有百度人信心倍增。

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,内容越来越趋向于同质化——同样的内容有着数以万计的副本,这导致互联网上的排序优势不再,因为对于用户来说,无论谁在前搜索需求都可以得到满足,因此Google的排序优势不复存在。

对于李彦宏来说,这是一个好机会:搜索引擎越到后面,细节越重要,Google虽然有着硬实力的优势,但是他们的想法并不一定能够满足国内用户的需求。

以「搜索结果可以打开新窗口」为例子,曾经的Google认为打开新窗口会降低速度,因此以前的Google是找不到之前的搜索结果的,这让国内用户很不习惯。这便成为了百度突围的数万细节之一。

直到2010年1月,谷歌正式宣布退出中国市场,将35.6%的市场份额、年广告收入22.5亿元的搜索市场拱手奉上,持续了近十年的国内「搜索之战」,百度终于迎来了曙光。

那一年,阿里迎来了创立以来最大的危机——与雅虎之间矛盾激化。随后不久,「支付宝事件」再次将其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腾讯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,在马化腾与周宏伟的3Q大战中,「一个艰难的决定」让他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,QQ也因此口碑暴跌。

反观百度,自Google退出后,失去了强大竞争对手,百度的股价一跃而起,员工数从不到五千迅速增长到了两万。百度也因此滞留在舒适区近两年的时间,这也为百度埋下了祸根。

长期的安逸,让百度逐渐失去了创新的动力,李彦宏也不例外。中年得子的他,越来越少出席公共见面会,即使出现了,更多的也是与家人同框。

安逸的气息弥漫了整个百度帝国,直到「移动互联网时代」的到来,百度才开始意识到暴风雨的到来。

智能手机的普及,更是加速了「移动互联网时代」的进程。

借着微信的东风,腾讯迅速登上了第一艘船,阿里紧跟其后。刚从安逸圈中苏醒过来的百度才蓦然发现,自己快要被互联网淘汰了。

2016年是李彦宏的本命年,注定是个不得安生的一年。

上半年吗,血友吧、魏则西事件先后爆发。百度、李彦宏也因此被全网舆论钉在了万恶的十字架上。咒骂百度和李彦宏成为了科技、社交的风向标,百度楼下血字横幅和恐吓电话,都让许多百度人很难在社交平台上抬起头。

一时间,曾经那个温文尔雅、生活在金字塔尖大半辈子的李彦宏,成为了全民批斗会中的「吃着人血馒头的资本家」、「精致的利己者」。

在舆论爆发后,李彦宏在接受《财经》专访中提到:百度任何的好与不好,归功、归罪都应该是我。及时的示弱与反省虽然没有彻底清除掉众人的质疑,却很好的阻止了舆论的再次爆发。

命运并没有给百度、李彦宏喘息的机会。

同年11月,「太子」李明远因经济问题,引咎辞职。这也就意味着,曾经主导百度PC时代辉煌的一代人,已经全部离开了。

彼时,马化腾有张志东为其出谋划策;马云还有他那一众「合伙人」;而百度只有李彦宏和数万名员工而已,不免有些落寞。

百度也由此开始了它的暴跌之旅,市值一落千丈,李彦宏与双马间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大。

百度在最艰难的时候选择了All in 人工智能。

“人工智能这个机会是我的,我既喜欢这个东西,又擅长这个东西。当前百度已经从mobile first 转变为 AI first。”李彦宏说。

2017年,离开百度十年的马东敏,以董事长特别助理的身份回归执掌战投。

凭借着独特的战略眼光,百度战投开始对内部业务进行重新洗牌、对外部加大投资范围和力度。

到任仅一个月的时间,她就大刀阔斧的裁掉了医疗事业部,在她看来,在营收增长有限而支出不断增长的当下,砍掉看不到前景的业务是必然趋势。

在投资上,自2017年开始,百度的投资重点一直围绕着AI所属的行业。

紧接着,在AI领域深居多年且与李彦宏相识近20年的陆奇,空降百度,他的到来为百度带了生机。

在战略、业务上,陆奇大刀阔斧的收编整改,将AI主赛道上的主要业务部门收编整合,从而减少研发和内耗。在经过多重筛选后,非主赛道的业务(外卖、医疗、游戏等)被撤裁分离,在此过程中,百度的AI的两大品牌逐渐成长起来——DuerOS语音交互平台、Apollo自动驾驶平台。

业内有很多人认为,将百度的战略重心转移到AI赛道的是陆奇,但其实并非如此。

2015年,李彦宏就首次提出了涉及人工智能,并建议设立「中国大脑」计划;

2016年,李彦宏建议加快制定并完善无人驾驶汽车的相关政策法规;

直到2017年,再次提出更多与AI相关的提案,如智能交通信号灯解决高峰期的交通堵塞、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解决儿童走失等问题。

自此之后,人工智能与AI,就成为了李彦宏在公共场合必谈的话题,人工智能俨然成为了李彦宏背水一战的主战场。

而也正是李彦宏对于AI的坚定,让百度提前走上了人工智能的道路。李彦宏当时还感叹:这一天真的来了,属于我们的日子终于来了。

然而,错过了「移动互联网」后,人工智能是否能给予了百度、李彦宏一道新曙光?

2017年,是百度最激进的一年。但百度AI商业化的进程,开局并不顺利。

「不做大佬许多年」的百度早已没了当年的意气风发。

阿里、腾讯一路高升,将百度远远的甩在身后,异军突起的字节跳动,更是步步紧逼腾讯、阿里,虎视眈眈。

在百度停滞的数年里,腾讯、阿里都在多个赛道上进行对抗:出行、共享、外卖服务、新零售等,暂不提结果如何,但两者对于互联网个领域的深度渗透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这让百度承担不小的压力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AI正逐渐成为了百度移动生态破冰的催化剂。

1、「搜索+信息流」成为百度新的业务增长点。2017年第二季度,百度的每日广告营收为3000万元,要知道上一个季度仅有1000万元。人工智能让百度的传统业务实现了重获新生般的高增长。

2、QuestMobile发布的2019春节大报告显示:百度App在春晚旗舰的DAU增长超过1亿,好看视频、全民小视频、百度贴吧、百度网盘、百度地图等多款百度系产品,形成了一超多强式的集中发力。

3、百家号和智能小程序破解了搜索的历史难题——百家号与新型的内容分发形式不谋而合,智能小程序的开源巧妙的将不同服务间的数据连接起来。

4、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:百度人工智能专利数量全球排名26位,在国内互联网企业中排名第一。在深度学习领域,百度的专利申请量排名全球第二,仅次于中科院,领先于谷歌、微软、IBM等国内外企业。

不得不承认,百度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与早前的移动互联网转型相比,此时的百度才算是真正建立了移动生态。

在过去的一年中,百度的命运仍旧跌宕起伏,股价滑坡、高层离职、无人车业务拆分等。在此期间,离职的高层就有9位之多,其中包括了原高级副总裁向海龙,原副总裁吴海峰、顾国栋、王路、郑子斌等。

在市值上,字节跳动一跃而起,直接超越了百度,滴滴、美团、京东也都先后超越了百度,更有甚者连拼多多的市值,也一度反超百度。

高管人员的流失和屡屡被超的市值,都让百度和李彦宏难以放松。

时至今日,百度已经20岁了,谦谦公子李彦宏也已经52岁了,经历了两场互联网寒冬的他们,接下来将会谱写出怎么样的传奇,还请拭目以待。

本文(含图片)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,不代表创业邦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如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editor@cyzone.cn。

热文榜 TOP

查看更多
  • APP
  • 公众号
  • 微博
  • 知乎
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,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
创业邦公众号,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、事、钱
邦哥自留地,轻松充电,秒知圈内事
创业邦知乎机构号,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